雨久

主聂卫,不拆不逆。
评论和唠嗑号是@方尘София

© 雨久 | Powered by LOFTER

【聂卫】结(短打)

————

江海归来梦未成,东风吹泪落梅英。天地阔,水云平,回首十年旧隐名。

卫庄从惊梦中苏醒之时,率先看见的是简朴的房梁。他微愣片刻,旋即想起自己此时已经身在鬼谷。

云梦山夜色清明静谧,空气凉润,同外面的烽烟迭起相较,确乎恍若隔世。

他觉得干渴,便想起身去倒水。哪知刚撑着枕头起来,只觉发根一紧,头发似乎被什么拽住。卫庄皱眉,顺着长发摸下去,摸到一个并不柔顺的毛团,借着月光细一瞧,一团白发和黑发,发尾不依不饶地纠缠在一起,也不知如何打上的结。

卫庄脸黑了。差点忘了旁边还睡着个人。所幸他常年习武,动作也轻,方才那一下没把盖聂拽起来。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被他长期认作毕生宿敌...

【聂卫】知微

Summary:

盖聂数十年低马尾不变,他自己知晓,这无法证明什么。但面前的年轻人青丝白衣,轮廓犹稚嫩,气质沉静,却宛如一把利剑,不是他自己又是谁?
三批文学,(秦时聂+天九聂)x天九庄

Work

【聂卫】夜袭

感觉很久没更新了……其实有在写东西,只是没再看天九了

呃我觉得我还没爬墙,就是单纯……追不下去了

总之别听碎碎念了,请吧

【聂卫】答案

短打,71集有感。

————

造访过信陵君后,直至离开魏国,他二人都未再多说话。

只有一白一黑两匹马,载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行走在无尽的荒野之中,只有孤寂而疲惫的马蹄声,在沉寂的旷野中显得格外响亮。

鬼谷纵横之间总有一种不可言说的默契——此行之后,就是真正的分道扬镳了。

故直到夜里休憩时,由于夜色阴冷,不得不在荒野中生起火,才有人打破了沉默。

那时,盖聂正朝火中添了一把柴,偏过头似不经意地问道:“你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我会去韩国。”卫庄端坐在树下,神情上看不出什么端倪,但他的目光落在那炽焰上,银灰色的眼眸倒影出了灼热的火花。

盖聂坐到师弟的身边去,他忽而想起卫庄曾提起过自...

【聂卫】谣言

沙雕文

预警:

莲妹出没,以及莲妹对小庄【【没有】】恋爱箭头。


————

一枝碧桃被长剑斩落在地,粉衣少女挽了个漂亮的剑花,后续没了动作。

卫庄只用余光轻轻瞥过一眼:“干什么?”

红莲一反常态地欲言又止,憋了半天,直到对方的表情逐渐不耐烦了,才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谈恋爱啦,为什么不告诉我?”

卫庄不知道该先怀疑自己耳朵有问题,还是应该先怀疑……自己耳朵有问题:“什么?”

“你不是在和你师兄谈恋爱吗?”敞开话匣子的公主理所当然地反问道,没注意到剑客逐渐变黑的脸,“原来你喜欢男生嘛,难怪……”

这回他确认自己没听错,但这都哪儿跟哪儿。

卫庄打断她:“你从哪里听来的?...

等我期末考完了再把脑洞里的水倒出来。

【聂卫】过节(向哨)

我要看结界!我要看龙!

一拍脑袋瞎写的,总体沙雕。

————

是个人都知道不要在帝国的首席向导和联盟的首席哨兵面前提起对方。尽管这两个人并称鬼谷纵横,传言军校时代就跟着同一个导师,但不妨碍他们中间最后只能留一个的事实。

也难怪卫庄收到消息的时候脸都是黑的。

饶是智计绝伦的韩非也觉得这会是玩脱了,前不久那位帝王还特意私下传讯双方已经签了友好协定,很长一段时间可以保持和平了。他瞅了一眼脸上的冰渣子唰唰地往下掉的挚友,心想完了,就冲着这位哨兵的态度,这得是要“核平”了。

他绞尽脑汁想着可以缓解气氛的话:“卫庄兄……那个,至少盖先生还是你的师兄嘛……”

“他是我的前搭档。”卫庄打断他。

【聂卫】避雨

突降暴雨,出不了门,只好来个短打。

————

盖聂回忆起,其实在那场宿命的三年之争开始以前,他们还见过一次。

那时候他还是秦的第一剑客,他师弟也还没有沦落到国破家亡的境地。韩非因急入秦,受到了很高的礼遇,有人私下有意见,却也无法扫秦王的面子。

卫庄名义上是韩非的门客,那段日子他们白日里有时能打个照面,但碍于立场不便多言。

有日夜里咸阳下雨,宵禁以后影密卫代班,盖先生留在府上无所事事,结果一开门捞了个湿漉漉的人进来。黑衣白发,没打伞,水珠顺着脸庞滚下来,本人却若无所觉。

“来避雨。”这位不速之客说。

卫庄对他师兄的秉性了如指掌,他这种情况,不论是真避雨还是假避雨,盖聂都不可能把他拒...

【聂卫】近距离

夜深了调个情,深夜60分钟短打。

————

魏家庄人心惶惶,魏庸勉强给前来的鬼谷纵横提供了一处落脚点,却只有一床一桌。纵使二位少侠都是长身玉立的青年,往一张床上一凑,也难免有些挤了。

卫庄翻了个身——他背后是墙壁,不好动作——结果几近碰上身边人的鼻梁。他本就恋床,魏家庄又危机四伏,猛地换了一个新环境,他有些难以入眠。

但同处一个境地的师兄似乎没有这个顾虑,月华笼在他的脸庞上,看起来又安静又无害。卫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直到和对方的同样平稳,与此同时,悄悄地观察起这张脸。平心而论,盖聂确实生得不错,但饶是个美人,三年里日日夜夜都对着这张脸,也无甚感觉了。

所以卫庄看着这张脸时,心里想着的...

【聂卫】彼采葛兮

本来准备给端午节的……没有写完,放假再补吧

我流战后,流水账

—————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卫庄确实是睡蒙了,他被艾蒿奇异的芳香熏起来,又坐在床边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想起来是什么日子。

有时他还挺佩服历代隐士,要如何一日复一日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历法还能分毫不乱。

——对,说他师哥。

盖聂先生天下第一剑的名声在外面还未消去,本人倒已经甚少往外跑了,兴许闲云野鹤的生活原本就契合他淡然的个性,又兴许是当今天下太平,他们这代乱世的遗民,也应到休息的时候了。

师父几年前仙去,师兄弟二人先后在此落脚安居,距他们相识也有近三十年,红尘乱世摸打滚爬一遭又回到原处,竟还都是孤身一人。少年时那层窗户...

64有感(持续编辑中)

师哥打架很可以,逃跑也很可以。这集给师哥的镜头角度都还不错,不会特别幼齿或者知心大姐姐感。这人是真稳,半点儿不出错的样子。估计从上司让他帮忙的时候就策划好了一切。

难怪小庄对他的态度会这么复杂,一方面作为后援真的是神队友,一方面作为竞争对手有点稳过头了……


我有点get到天九他俩的模式了,反正人前肯定要又塑料又公事公办,人后该救命救命该包扎包扎该守门守门,反正就是众目睽睽之下假装没在谈恋爱。

啧。

稍微发散一下,按照韩非他们敲门时师哥反应的那个速度,纵横应该是没有共处一室的,也就是师哥在外面小庄在里屋。

后面师哥一走小庄马上倒了,可以推测出小庄一直硬撑着的原因就是他师兄。(一向高...

【聂卫】愈

司寇府。

韩非平日里在紫兰轩掩人耳目,不想流沙竟有将府邸作为临时据地的一日。

“不管怎么说,你们没事就好。”

说这话的时候,韩非的目光没有从盖聂的袍襟上移开。盖聂若有所觉地一低头,发现自己的白衣此时已经浸染了大片干涸的血色。

不是他的血。

“……我来吧。”他对紫女说。

紫女下意识看了看韩非,在后者的默许下把伤药和绷带交给了来自秦国的剑客。

“有劳先生。”紫女道。

盖聂朝她颔首以示感谢,回身朝着留着伤员的房间进去了。

紫女看着他的背影,直到门关上了,才说:“他需要他。”

她如此说着,他们的战友,在距离死亡最近的时候,更需要的是除他们以外的另一者。但不论是韩非还是紫女,甚至已经...

【聂卫】雨落无声

伪原作向,韩灭后五年。

——————

潮湿冰冷的石洞外是细密的雨幕,这场雨绵长到令人难以忍受。或许难捱的不是孤寂,而是无话可说的沉默。

盖聂抱着渊虹倚在石壁上,注意力脱离这场雨,落到眼前背对着自己的人身上。他五六年没见着他——本来他应该有一次机会,但他放弃了。此时的卫庄同那时相比,体格稍健壮,头发已可以触及肩膀,眉眼应当也更凌厉些,除此之外似乎没什么变化。

其实他们也很久没交过手了,若方才那一下不作数的话。

一刻钟前。

渊虹比它的主人更先感受到危机的来临。重铸过剔去血气的青锋微微颤动,仿佛彰显着某种渴望。

盖聂的反应并不慢,刹那间渊虹一抽一递,一记纵剑式起,犹有穿云破雾之势,旋即...

【聂卫】天灯(无脑ooc小甜饼)

古风架空。

————

卫庄拨过重重人群找到盖聂的时候,后者正站在一个摊位前若有所思。他虽然不觉得有兴趣,但还是忍不住凑上去看个究竟,好在新的一年找到点揶揄师兄的笑料。

那摊主正不留余力地推销这他们家的东西:“我家的天灯卖得可好了,”看到走过来的人以为又吸引了顾客,忙不迭地补充道,“用料也好,工艺也罢,都是顶走心的……”

卫庄插了一句:“可比得上紫兰轩?”

盖聂才发现他来了,略有些责怪地瞥他一眼。卫庄假装没看见,只弯着嘴角等着看哄骗他师哥的家伙出糗。

摊主顿时语塞,瞪大眼忿忿地说:“紫兰轩专做灯火生意,还有王族扶持……咱们平头百姓,拿什么去比?”

“哦?”卫庄挑眉,“是这样吗?”...

【聂卫】最不佳搭档(哨兵向导设定)

————

一拍脑袋写的向哨,

没有科学依据, 

也没逻辑,

还ooc

————


01.


卫庄早知道“夜幕”那群人没安好心,但没想到这群人能无耻到挑在正式任务的时候给自己下套。当他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所有的接应都已经撤离沦陷区,信号也被切断。按照联盟的规定,失踪后二十四小时无法取得联系的士兵将被除名。


不过对于他这种级别的哨兵而言,这个时限会被拉长到三十六小时。这也无济于事,除非这里有第二个人能配合他修复信号塔,然后向远在流沙分部的同伴们求援。


于是他倚着爱枪鲨齿,背靠着一棵枯死已久的朽木稍作片刻休整。...

【聂卫】自由放逐 01

————
梗概:
同为鬼谷纵横的卫庄从来不理解为什么盖聂执着于当一个正常人类,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浪费天赋。
但是盖聂不仅逃脱了鬼谷,而且卫庄再次见到他时,他已然是一个人类的模样。
于是卫庄决定用最简单粗暴也是最恶劣的办法找回属于认知中他师哥的那一部分。
————

穿过人声鼎沸的繁华夜市,盖聂熟稔地在路口拐了弯,进入了偏僻的小巷。这条巷子很长,路灯却极少,被夜晚的寒气抹过之后,光线变得扭曲而昏暗,打落在地上,幽幽地把人影拖得极长。
夜愈发深了。
盖聂在这里居住的时间不长,他却了解这里的一砖一瓦,熟悉这里的每一条路径,认识周边居住的每一个人,从他们的姓名与职业,到他们的生活习惯。
或许算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职业病吧。
但...

【占tag】求点个梗

那啥,求点个梗。古风优先。

先说好肉很柴不好吃。

看到感兴趣的以后删。 ​

【聂卫】和亲

半架空沙雕文,不要认真……

———

(壹)

天下皆知,韩国有个特难搞的公主。

听闻其人艳美绝伦,个性骄横独断,最重要的是,一级能打,七国壮士无不拜服。

现在公主要嫁了,而且要远嫁秦国联姻。

韩国大将军姬无夜听到这个消息时长长地松了口气,呼气的时候“嘶”了一声,胸口有点痛。

好像是上次被公主扎的一剑。


(贰)

秦王彻夜未眠,他原地打转了两个时辰,像魔怔了一样不断地重复着怎么办这如何是好。

直到他的贴身暗卫兼剑术教师再也看不下去了,出声道:“王上……”

秦王登时一个刹车:“盖卿,寡人见你仪表堂堂,忠顺睿智,沉稳大气,又无妻室,就将这位公主赐婚于你,你意下如何?盖卿没有异议...

混更。


中秋头像的大图+……你们懂得。



“唔,小庄比月饼好吃。”


“……师哥!”

【练蓉莲】无悔

公子非和太子丹戏份交换以后的故事。
旧文重发,水更。
——————
红莲公主从梦中悠悠转醒,眼前的视线由模糊变为清晰,接着意识逐渐回笼,她目光所及是熟悉的宫殿,耳边却寂静得一点气息也没有。
外界传闻说,红莲公主病后,愈发喜静,所有侍女都被屏退在外。
只有公主自己清楚,她在这偌大华丽的韩宫中,不过是一名将要失去价值的囚徒。
接着,她听见门沉重地打开,平稳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公主,该用药了。”
红莲不好再装睡,随口道:“放着。”
药碗磕在漆案上。来人没有离去。
“端木医师——”
“公主,请用药。”
烦死了。红莲想。但她还是勉强裹着被褥从榻上爬起来,恹恹地靠在床边。
被她称为“端木医师”的少女一手端着药碗,人已然坐到了她...

【聂卫】并没有标题的七夕贺文

预警:

架空古风,我流聂卫,肉很柴看看就好。

❤1

❤2

【记梗】甜食风暴(天九,不知道什么AU)

暗戳戳放个小梗,最近事情真是太多啦,真想休息一下啊。
(也许有空能写写看?如果有大佬直接把梗提走也no problem哟!)

【聂卫】甜食风暴
处在长身体的时期,又经常超负荷训练——对于总是吃不够的鬼谷少年们来说,甜食是最棒的选择!
为表合作诚意,嬴政把剑术教师寄给了韩非。殊不知对于新郑的甜品店来说,无异于九星连珠的灾害!
紫女:这就是蚂蝗过境吧……
张良:鬼谷传人的嗜好真是特别啊。
韩非:我知道他们很酷,没想到横扫甜品店的时候也这么酷——等等卫庄兄,那家是流沙的!

【聂卫】和小小庄在一起的三天(四)

(四)
盖聂从人群中退出来,思绪还在飞速运转变化着,整个人好像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混合着某种震惊和清凉。
——每个鬼谷先生,一生只收两名弟子,一个是纵,一个是横。
——三年之后,只有一人能以鬼谷传人的身份走出这里。
但是这其中,分明还有第三个人。
被杀的人脸被乱剑划伤,身上的剑痕虽稍有掩饰,但不影响判断来路。
刻意拙劣掩饰的伪装,实则是引导你思考伪装之下的事实。
他若不是前一天遇到小庄,现在他应该会是什么想法?
加之先前合纵连横的暗示,他还能毫无芥蒂吗?
盖聂表情严肃地凝视着茶碗中懒散翻飞的茶叶。
对了,小庄呢?
眼前只有一只半满的浅口茶碗,一壶不知道泡了几遍的、显而易见已经凉了的茶水。
空寂。孤独。萧瑟。
片刻之后...

【聂卫】和小小庄在一起的三天(三)

*不是正剧

*过渡章,今天的份不搞笑

——————

(三)

卫庄扫开一系列光怪陆离的梦境,最后睁开了眼。他一开始认为自己是被清晨的阳光亮醒的,直到发觉眼前有一双巨大的、冷漠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

再斯文俊美的容貌,放到这么大,也只能欣赏到其中的冲击力,而不是什么美。

太可怕了,简直是噩梦根源本源。

卫庄又闭上了眼。

“你在干嘛?”他合着眼,懒洋洋地问,嗓音带着刚醒来时的朦胧沙哑。

他才懒得揣测师兄的心思,他总觉得盖聂脑子里有个巨大的坑,坑里的事物都在自己理解范围以外。

“醒了啊。”盖聂意味深长地开腔。

卫庄还没来得及领会这句话的言下之意,身体就不受控制骨碌碌地滚了...

【聂卫】和小小庄在一起的三天(二)

*不是正剧!!!

——————
(二)
盖聂推开门时,暗地中觉察到气氛不对。依次扫过室内桌、酒壶、酒爵、床、地面,夜色晴朗,洒下一室清辉,简朴而干净,却未曾有异样。
“小庄。”他出声道。
无人应答。
不在?走了吗?盖聂下意识想道。卫庄心性高傲,他早已了解。他人也罢,作为师兄还要以此寻乐,的确欠妥。
他愈想,愈发心生歉意。转念却道,当前他师弟不是小庄,而是个小小庄,那般体格应当走不了多远。
“师哥。”
极细的一声,盖聂听见了,无法确定方位。
“师哥!”卫庄又叫了一声,“低头。”
盖聂应声低头。卫庄站在他脚边不住地挥手,看起来极其迫切。盖聂退了半步才蹲下,紧接着把师弟捡起来,托在掌心。
地上躺着一只垂死挣扎的老鼠,它身下...

【聂卫】和小小庄在一起的三天(一)

*天九背景

*根本不是正剧!!

*第一次写连载,请多指教!

——————

(一)

魏国,夜。

一声凄厉的啼鸣划破夜空,预示着某种不详。

兵器交锋,金属碰撞,破空声过后,又归于宁静。那人影几个起落之间,便干脆利落地甩退了后方的追兵,在交错的城巷中消失了。

此时刚过宵禁不久,一队精兵装束的人马却目标明确地闯进一间客栈。小二未见过如此大阵仗,抱着头躲到了柜台下。

那领头人厉声道:“刺客就在此处,给我搜——!”


二楼雅间。

室内端坐着一白衣黑发的青年,面容清俊,看上去甚至未及弱冠。但超乎寻常的冷静,即便听见了外面的异动,神色却没有半点恐慌。他坐在桌前,剑鞘摆在桌上,用粗麻将整...

【聂卫现代pa】花开了

有个小伙伴的点梗,第一次写现代pa,人物崩了……

回忆一下我的高中生活。文中大学中学都没原型,不要较真

cp是天才老师聂x翻车学神庄

——————

已经是三月份了,天气依旧又沉又冷,校园里的凤凰木冻得打颤,枝条有气无力地垂在窗前。

春节后的开学考不会太难,即使是水平中等的第三考室,学生们神态也十分轻松。

要是每场考试都这样就好了。

盖聂整理完试卷,急匆匆地从考场出来,一路往年段办公室去的时候,恰巧看到卫庄走出考场。

那孩子也看见了他。

小庄。

盖聂不禁愣神片刻。他们就这么,隔着三间考室,站在走廊上对望着。

“东西忘拿了。”卫庄轻声道。听起来就像他一如既往地那样漫不经心。...

【聂卫】合作关系

预警:

鬼谷非日常。

——————

流年不利,诸事不顺。

没有什么能更好的形容当下的境况了。

卫庄皱眉,右手一扬,木剑将空中飞来的暗矢断成两节。

盖聂走在他前面,手中握着火把——细看却是另一把木剑,剑尖已经被烧颓了一截。剑尖的火焰虽不算大,却是两人仅剩的光明。

他显然听见了异动,但甚至没有回一下头,似乎是极放心地把后背交给了师弟。

暗道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其他动静,一切声响都可以明确地分开层次:足音,气息,还有火焰。

卫庄见师兄没有说话的意思,自己找了个话头。

“这里的机关真丰富。”

“毕竟是集历代师祖们的心血之大成,方才建造如此诡秘而庞大的暗道。”盖聂解释道,他似乎踢到了什

【聂卫】终止信号

可能有点不知所云,我尽力了……

*天九背景

——————

执白子的手在棋盘上逡巡了几回,最终落下。

已经入夜,但还未到人定之时。不论外面如何喧闹,这一室,有人、棋,还有酒。

这就够了。

棋手剑眉星目,看模样就隐隐晓得他算无遗策的睿智,或许他一出手,便能纵横天下。只可惜不是今晚——下棋的人不在看棋,在看下棋的人。

卫庄提起黑子,终于确定自己无法再忍耐下去了。

“……不下了。”

棋子落回了棋盒。

他自斟自酌了一回,对面的人不问他缘由,也不反驳,沉着得像一尊木头人。

“师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他们曾有一段近乎隔绝人世,只与对方朝夕相处的岁月,然而就算自诩理解对方的行为模...

【练蓉】游湖

练蓉百合,真的百合!

————————

预警:

1. 含微量聂卫

2. 师姐妹设定

3. 时间线魔改

————————

镜湖双姝,一医一毒,毒则威慑四海,医则普济五湖。

那日端木蓉下山回到医庄,便觉得不妙。她自幼修习医术,诊治患者,出门也只为抓药和生活的必需物,从未见过如此大的排场。

大概是哪家达官贵人,患了什么疑难杂症,四处寻医吧。她漠然想到。

待到日落之后,人群逐渐散去,师傅才将她叫进屋中。屋里竟已有另一人,同她相仿年纪,粉雕玉琢,一袭粉衣,像极了池中开得盛的红莲。

“蓉儿,这是你师妹,唤做红莲。”师傅道,“往后你带她入门。”之后又将端木...